龙潭诗友吉林:长白瀑布游记

2018-04-16 15:06:45 分享
参与

<?=$bqr['title']?>

在我的印象中,去吉林市游山的话,最好的地方应该是吉林北山。可这次龙潭山一游却改变了我心里的印象。

癸巳年盛夏,我和盛春诗社的一群诗友去吉林旅游。上车后,组织者告诉我们,这次最主要的旅游目的地是龙潭山。我心生疑问:北山多有名啊,怎么把在我这个比较喜欢旅游的人心里都没挂号的龙潭山作为重点了呢?听说组织者多次来过吉林旅游,也许龙潭山更好吧!

我对龙潭山是不太了解的,听了组织者的旅游地安排,我才紧急用手机搜索了一下龙潭山,想先了解一下它的大概,资料显示:龙潭山位于吉林市区东部,壁立于松花江东岸,占地202公顷,最高峰“南天门”海拔388.3米,相对高差194米。它与朱雀山、玄天岭、小白山合称吉林四大名山。因山上有龙潭古池而得名,是一个以森林为主要景观的公园。山上有建于公元4―5世纪的古城遗址及水牢、旱牢,还有建于清代的龙凤寺、龙王庙、关帝庙等古建筑群,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里风景幽美,是个旅游、度假胜地。更有“龙潭胜迹久争传,半有真凭半涉仙。”的美丽传说。东北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夫余国的前王城就建在龙潭山下,龙潭山因此被司马迁载入《史记》。吉林市还有这样一个好地方,过去我竟然不知,想来自己真是有点孤陋寡闻了。

据当地的诗友给我们介绍说,这几年吉林市对龙潭山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修整,才有了今天这样一个旅游悠闲的好去处。

沿着宽敞的步道进入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大广场,大广场又由四个小广场组成:在花岗岩历史浮雕广场,有四块浮雕分别刻着新石器石代、夫余王国、高句丽和明清时期龙潭山一带的有历史和变迁;在亮剑广场,一把巨大的“回头双鸟首”铜剑斜插在半空中,气势夺人。据剑下的碑文记载,此剑是根据吉林市附近1981年出土的汉代夫余国遗物仿制的,真实的文物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在书简广场,一幅6米多高的巨大书简展在石壁上,上刻乾隆皇帝1754年到龙潭山亲笔题写的诗《尼什哈山》:“吉林城东十二里,尼什哈山巍岌峨……“尼什哈山”是龙潭山在清朝时候的叫法。据说在清朝时,因山东北侧的一条小河里盛产小鱼,所以龙潭山又被称作尼什哈(为满语,意为“小鱼”)山。在海东青广场上,有座5米多高的雄鹰展翅雕塑,它就是有“万鹰之神”称号的海东青(海东青,一种猎鹰,是满洲族系人的最高图腾)。在海东青广场上,现有一幅20余米长的巨型浮雕,展示了著名的辽金战役。据传,当年辽国为皇帝“虞猎之娱”暴掳女真人的海东青,并对女真人挥刀杀戮。女真领袖完颜阿骨打率兵反抗,直至最后灭辽建立了大金国。站在这个巨型浮雕前,仿佛看到了战场上军旗猎猎,烟尘滚滚,战马嘶鸣,刀枪飞舞的厮杀场景。胜利者踏着失败者的尸体和血迹走上了历史的舞台。但历史却恰恰是侵略者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侵略别的民族的民族不是被别的民族所消灭,就是被别的民族所同化。

我们沿着清朝乾隆皇帝北巡时登龙潭山所超过的御道,边听着诗友的介绍边前行。行不远,见一古榆树,走近观看,资料版写着叫“华盖榆”。据说,乾隆皇帝登龙潭山,走累了曾小憩于此榆树下。见榆高虬劲,绿冠荫蔽,乘荫纳凉甚是清爽,悦而言道:“榆冠葱茏,胜吾黄罗华盖,真乃华盖大将军也!”后人便将此树取名“华盖榆”。一棵普通的老榆树,只因为沾了点皇家气,便身份倍增了。既然皇帝都在此休息过,我和诗友在树下留影,见一些小蚂蚁在树上爬来爬去。诗友便展开联想:“这些小蚂蚁是不是也来沾皇家的仙气了呢?”我说:“若乾隆皇帝看见这些蚂蚁,也许会给他们题词呢!它们若受了御封,说不上今天的人还会投资给他们做一个金窝呢。”谁知道呢?谁又说得清呢!今天的一些政府官员为自己的所谓“政绩”,为一个地方的一已之私,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离开“华盖榆”不远,来到半山腰的“断岭”,这里也是龙潭山城之门。据《永吉县志》记载,清代民间风传,龙潭山城遗存沿山岗逶迤起伏,蜿蜒若龙行于林莽之间,有帝王风水之兆,此风传至京师,有人奏子皇帝,并献策说请将山城之龙脉从中截断。既有帝王之兆,岂能容之,清帝乃命吉林将军派人将古城墙从中截断,以除改朝换代之厄。此古城墙中断之处,人们便俗称“断岭”。我注意观察了一下,“断岭”处也就十几米宽的样子,用现在的眼光看工程并不是很大,但在当时,确实需要很多的人力。下这么大的人力把一个古城墙连同城墙下面的大山挖出这样一条山道,能不能和乾隆皇帝北巡龙潭山有关。皇帝要来了,地方官为了给皇帝留下一个好印象,用多少人力物力开山修道都是能够做到的。可正如清朝康熙年间大学士名叫张英所说:“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龙脉断了,但“断岭”犹存,想千秋万代的大清朝早就没了踪影,但大好的江山却依旧。

穿过“断岭”,来到一处相对平缓的地方。这里有几座古色古香的庙宇,这就是龙凤寺。史料记载,该寺是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乾隆皇帝东巡吉林时建成。当时,乾隆还亲笔御题匾额“福佑大东”于大殿上,意在福佑吉林这块土地。寺门前有一棵槐树,干径约碗口粗,高约四五米的样子。这棵槐树可是大有来头,有“关东第一槐”说法。相传在乾隆年间,龙凤寺的僧人从关内背来了一棵槐树苖栽种于此。民国年间,槐树凋谢了,在它萎死之前,从它的根部又生发出一棵小树,现在这棵槐树就是那棵小树长大的。因此,民间也有人说是槐树通了灵性,在自己生命尽头,遗志于子,让世人阅槐从善。据考证,此槐树分布在东北地区最北部,属于时间最早的槐树。

我正在读“国槐”的说明,一个诗友说从龙凤寺后边的小路过去就可以到水牢。我就和诗友绕过龙凤寺,顺着山路往龙凤寺后边走。走着走着没路了,却见不远处有个山洞,有三两个游人从那里往回来。出外旅游,我是喜欢看没别人不注意和没有看到的地方的,因为这样的地方往往会有新的发现。我提议先去那个洞看看。来到洞前,见洞外用铁栅栏封着,栅栏上挂着一个说明牌:“金兀术洞”。 据说明牌上介绍说:相传,在金国与宋朝交战时期,金国四太子金兀术的妹妹红花公主奉他父亲大狼主之命驻守于龙潭山城。她想打通一条山洞,以与驻守在乌喇山城(吉林乌拉街老城)的姐姐百花公主形成相互支援之势。怎奈山岩坚硬久打不成。此时,金兀术来看妹妹,见妹妹愁容满面,便问是怎么回事?他决定帮助妹妹,于是,他化作一条金龙,穿山而过。民间盛传,此山洞与吉林乌拉街老城百花公主点将台下的地洞相通,但只有识暗道机关者放可行。直到清朝时,乌拉古城中热闹的十字大街上,还存在着南北两个高大的牌楼。其中南牌楼上的两块牌匾,分别写着“南接龙潭”、“北卫胜地”。我有些好奇,顺着栅栏的空隙钻了进去,来到洞口,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这个洞一定不浅。走进洞里,阴森森的,只能看到很短的一段距离,远处便黒黒的什么也看不清了。再看洞壁洞顶,都是坚硬的石头,明显有人工凿过的痕迹。我站在山洞口想,金兀术化金龙穿山是不可能的,但古时候,为了调兵方便,挖一个山洞还是可能。传说毕竟是传说,谁能说不是前些年为了战备挖的防空洞呢?历史这个东西,许多时候没人能够说得清。

等我从洞口返回时,才意识到我们和大队人马离得太远了,这时才想起领队的“不要单独行动,要跟上大队走”的告诫,于是,我劝诗友,我们还是返回追赶大队吧。还好,一个诗友发现我们两人不在队伍中,在路上正等着我们,我们这才跟上大队往南天门而行。

顺着山路走不远,就看到路边有一个圆形石砌深坑,多数人都只顾向前走没有注意,走在后边的我自言自语:“这是什么呀?”大家才纷纷停下脚步,原来这里就是龙潭山有名的“早牢”。看 “早牢”不大,呈圆形,四壁用整齐的长方形花岗岩石块砌筑而成。据资料介绍,“旱牢”直径10.6米,深3米左右。不论山上有多么大的雨水,“旱牢”总是干的,所以取名“旱牢”。“牢”字有“监禁犯人的地方”和“结实、坚固、固定”的意思,所以,有人就猜测,“早牢”是古代用于监禁犯人的地方。也有人为此进行考证,说是高句丽时期古城堡储存军需物资的地窖。我认可后一种说法,因为从实地观查看,“旱牢”里关不住人,花岗岩石块都是突出的,人很容易从下面爬上来。所以,这里的“牢”取“结实、坚固”更正确一些。

离开“旱牢”,很快就到了南天门。龙潭山山巅上有一座高句丽古城,是古代的军事城堡。居高临下,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古城四隅各有一平台,南平台地势最高,俗称南天门。登上南天门,吉林市的全景,缓缓流淌的松花江、鳞次节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街道可以尽收眼底。站到这里虽然景色很美,但现代城市的喧闹、工地上隆隆的机器声也打破了刚才一路走来的静。

刚要从南天门往回走,有同行的诗友从前边下来,说不远处有抗联遗址。“抗联遗址”?那我得去看看。于是,我和另一个诗友抓紧往上走。在山顶一块平坦之地,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写着:“南天门革命纪念遗址”。据碑文介绍:1933年5月,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同志代表中共满洲省委,在这里向中共吉林支部的同志传达党中央关于开展抗日斗争的指示。这是中共吉林支部最重要的一次秘密会议,此后,东北的抗日斗争迅速开展起来。看着“革命纪念遗址”旁边悠闲的游人,或观赏美景,或坐地小憩,或坐在林荫下享受着美食,想着在那艰苦的革命岁月里,先烈们冒着杀头的危险在此开会,商讨救国救民的大计。我们真应该好好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记得有一次去杨靖宇烈士陵园参观,在烈士的陵墓旁听完解说员解说后,参观的人就都散开往出走。这时,我招呼了一声:“大家都别走,我有个提议,让我们给杨靖宇烈士鞠个躬吧,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大家听到我招呼,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转身回来,没有任何人反对,也不用组织,大家在烈士的陵墓旁站好,恭恭敬敬地给英雄三鞠躬。敬佩英雄、纪念英烈,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为我们打下了天下,我们没有理由不这样做。

从南天门下来,我们再过龙凤寺,一路往下走,便来到了位于龙潭山城西北角最低处的龙潭,龙潭山也是因这个秀丽水池而得名。据说月夜下的龙潭,皓月悬空,池水潋滟,月影浮于水中,再配以松涛山色,景色十分幽谧,素有“龙潭印月”之美誉。为著名的吉林八景之一。可惜我们是白天来的,看不到“龙潭印月”的美景。龙潭又名“水牢”,相传古时有条孽龙在这里兴风作浪,后来被仙人给锁在潭底,铁链系于潭边一棵大树上,有人拉动铁链,立刻就会风云变色,潭水翻腾。潭东南有株古桦树,高三十公尺,两人不能合抱,轩昂挺直,清乾隆帝北巡至此,封为“神树”。

关于这棵神树,还有这样的故事:在清朝开国之前,后金太祖努尔哈赤对位于松花江中游的海西女真乌拉部发动了战争。当时的乌拉部已是南抵大海北至蒙古的强国。为抵御努尔哈赤的进攻,他们在松花江沿岸修建了五座城堡,其中之一就是龙潭山山城,努尔哈赤在部下多次攻打不成的情况下,亲自带兵猛攻,却中了乌拉国军队的埋伏,后金士兵四处逃散,单枪匹马的努尔哈赤落荒而逃,后来甩掉了追兵却迷了路,不知不觉发现已钻至龙潭山山城,只见乌拉兵执刀挟矛漫山遍野,为了不被发现,他发现水牢旁边的一株大桦树,树下蒿草灌莽,甚是隐蔽,便藏匿其中。也是吉人自有天相,众多的乌拉兵从他身边走过就是没发现他。等到夜深人静时,他从桦树下溜出来逃走,真是有惊无险,否则,大清王朝的历史将改写。休养生息后的努尔哈赤后来率兵打败了乌拉国。

死里逃生的努尔哈赤回到营地,确信此次能够化险为夷,定是有神明暗中相助,因此,他对庇护自己的那座山——尼什哈山(龙潭山)和那棵树,一直心存感激,念念不忘。后来乾隆皇帝为了感谢大桦树隐蔽太祖之恩德,御封其为“神树”,并谕旨每年与龙潭同日祭祀。

此后,每年春秋两季,清朝在吉林的文武官员在吉林将军率领下,都要到龙潭山祭礼“龙潭”与“神树”。清代诗人沈兆褆对祭祀神树活动还赋诗一首:“干直枝齐九丈高,诏封神木主恩叼。春秋日共龙潭祭,岁旱都能作雨膏。”至民国时,祭祀活动才废止。

经考证,龙潭是高句丽时代(另一说为辽金时代)戍守山城士兵利用山泉修建的备用贮水池。水池东西长52.8米,南北宽25.75米,深9.08米,水深而碧,和旱牢一样,四壁用整齐的长方形花岗岩石块砌筑而成。无论天气旱涝,水位变化不大,历经无数寒暑从未干涸。潭水主要得于雨水和积雪的汇集,但因水下还有泉眼,所以池水永不干涸。我们一行人在龙潭处停留的时间最长。虽然是盛夏时节,但流连是龙潭边,看着呈墨绿色的潭水,显得深不可测,甚至有点寒气袭人。用手拉一拉那根已经被公园工作人员钉死在那里的大铁链,铁链一动不动。陪伴的当地诗友介绍说,这根铁链不知道有长,多少人想把它拉上来都没有成功。我也上前拉一拉那铁链,却没有出现传说中的立刻就会风云变色、潭水翻腾的现象。有诗友说,别拉了,还是把那孽龙给锁在潭底吧,因为没有了孽龙,周围百姓们今天的日子才风调雨顺啊。

从龙潭景点再往下走,龙潭山旅游基本就结束了,可我却有一个意外的收获。下山的路旁有一个石碑,碑面写着:“古城墙遗址”,有的诗友没有在意,直接就过去了,有的诗友边走找,有的诗友问:“这古城墙在哪儿呢?”有的诗友还给做一番解释,说是不是和前边的断岭有关,说那边是断岭,这边就是城墙。我觉得不对,于是落在后边仔细寻找,猛然发现透过山上稀稀疏疏的树木,看见山顶上有道梁,梁上有女儿墙形状,我对和我一起落在后边的几位诗友说:“你看那不就是城墙吗?”诗友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也认定那就是城墙。见山虽然有些陡有些险,但不太高,我决定和一位诗友上去看看。另几诗友说太险,我们不上了。我们俩人抓着树木,经过一番攀登,我终于到了山顶,那个诗友却没有上来。果然,那道山梁就是一段一米多宽的城墙。只见城墙上长着蒿草和树木,虽然大部分已经坍塌,但还的城墙的模样。龙潭山最重要的古城遗址同行者都没有看到,我独得了。

从城墙上下来,我想起大文学家柳宗元在《游褒禅山记》中说的名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是啊,今天,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游完龙潭山,我们又去了北山。相比来说,北山的旅游路线上、景点旁摆摊算卦的、卖东西的摊点太多,大喇叭的叫卖声一声接一声,显得商业味太浓了些,甚至让人觉得北山的风景都有些变了味。龙潭山更接近自然,让人觉得这里更

首页:【http://www.accueo.com/】

版权作品,未经爱客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